逸云斋美术馆 >> 信息咨询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佳士得入沪调查之一】佳士得的“上海攻势”
  作者:谢媛、王歌

 

    2013年4月9日,佳士得宣布:已经成为首家在中国获得拍卖执照且独立开展拍卖业务的国际艺术品拍卖公司,并计划于当年秋季开始在上海举行拍卖。佳士得国际首席执行官史蒂文‧墨菲(Steven P. Murphy)表示:“佳士得将以自有品牌在中国开展拍卖业务,并凭借其全球网络和专业知识的优势,为中国大陆藏家提供直接和高质量的服务。作为国际艺术市场重量级的两大拍卖行之一,正式入驻中国将是佳士得247年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佳士得的中国路线图

  “近些年,中国的文化产业出现了惊人的增长。我们注意到中国收藏家在世界各地的拍卖会上参与度显著提高;一大批中国买家日益壮大。他们对世界艺术市场以及佳士得拍卖交易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买家正变得越来越成熟。”佳士得相关人士对雅昌艺术网记者说,“佳士得将为中国买家提供直接接触我们的全球网络和专业技能的机会,及为广大藏家提供全球的体验。我们不仅可以提供国际艺术、红酒、腕表、珠宝等一系列拍品。而且还可以推动譬如定期展览、艺术品咨询和其他服务,近一步促进艺术在中国的普及。”

  佳士得觊觎中国市场可谓久已。早在40年前,佳士得就在香港设立办公室。当时仅仅是为了在香港发掘艺术品,然后将其拿到伦敦及纽约去拍卖以及客户联络。但是随后不久,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就有了在香港创建拍卖行直接销售艺术品的想法,于是在1987年,佳士得正式在香港设立分公司,举办艺术品拍卖。在开辟香港市场的同时,佳士得更长远的目标就是入驻中国大陆。

  1994年,佳士得作为首家国际拍卖公司就在上海设立代表处,北京代表处随后建立,便与大陆艺术市场建立了长期的关系。也正如所预计的那样,中国艺术市场得到了空前的发展。佳士得公布的数据:自2008年以来,中国大陆藏家在佳士得全球拍卖中的人数增加了一倍,且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位于伦敦、纽约、香港和巴黎等地的佳士得海外拍场。

  在2012年秋拍,佳士得亚洲区总裁高逸龙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说:“在2009年11月份,佳士得全球CEO要求我来亚洲。我接受了三份任务:其中一个是开发香港的销售市场,在2008年香港的销售占全球销售额的比例为3%,而到了今天已经达到了20%;第二个任务,伴随中国出现新买家,我们提供更便捷的服务,让他们在佳士得买东西更为方便。这个服务不仅限于香港,还有日内瓦、巴黎、阿姆斯特丹等世界各大艺术中心城市。”高逸龙毫不顾忌地谈到佳士得宏伟的战略布局:“最主要的任务是,我们试着在摸索通往大陆,这个‘禁区’的‘钥匙’,并试图在大陆举办拍卖。当然,我们还不够幸运,还没有找到开这把‘锁’的‘钥匙’。”

  为入驻大陆,佳士得也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跋涉,他们在尝试着找寻各种手段来打开中国的“锁”。北京永乐拍卖(Forever)的成立,便是佳士得在大陆的一个重要尝试。“七年前,前任主管决定我们是最为国际化的公司,但是在大陆我们只能通过中国人才能进驻。所以当时,永乐的老板想要办一家拍卖行,我们就和他签署协议,我们授权他们用我们的品牌,但是我们可以拥有管理权。我们提供专家支援,以及帮助他们建立各种软硬件设施。如今永乐运营已经有7年了,虽然成交额远远落后于保利、嘉德,北京永乐2010年成交额为3800万美元,2011年成交额为4200万美元,而且永乐实际收款率高达90%。但这也是在大陆举办拍卖的一种方式。不过别忘了,在法国,我们等了56年,终于法律改变,我们可以在法国进行拍卖。今天我们可以在欧洲大陆的任何一个角落设立拍卖,我相信中国的这一进程肯定比法国要快!”高逸龙说。

  相信也就是抱着“大陆迟早会放开的心态”,2013年4月9日,佳士得宣布成立了佳士得(上海)分公司。高逸龙在去年接受采访时,也暗示了会在大陆有新的部署。他同时表示:“随着拍场上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身影,我们也会入乡随俗。目前香港佳士得的员工有150多人,其中148人是中国人或者亚洲人。我们在佳士得的网站上,增加中文版本,这样能够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并参与全球各地的艺术品竞拍。我们一直在适应与调整。如果只固守一种模式,我们不会走得更远。”

  上海的艺术中心野心

  “非常高兴中国政府的开放与支持,授予佳士得全资拍卖许可证。”佳士得相关人士谈到,上海市政府和静安区政府非常支持我们,与我们共同憧憬上海的文化艺术发展。我们很荣幸成为见证中国文化、经济发展的一份子。

  在过往拍卖市场上,上海曾占据全国拍卖市场的半壁江山。随着以北京为首的拍卖公司的崛起,上海的拍卖分额不断被压缩。究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历史原因,也包括过去的投资通道,相对北京而言,在2006年左右,上海有股、房等市场可供投资,所以淡化了艺术品的市场导致上海错失第一轮艺术市场的机会”独立艺评家徐子林向雅昌艺术网记者剖析原因。

  “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现当代部分,上海相比北京,缺少文化积累,就是缺少所谓的货源。而在近现代部分,大家都知道的一直较为灰色官场收藏系统也不在上海。从这两个方面看,上海当时并不具备成为艺术品市场中心的基础”徐子林表示。

  然而近年来,海派文化正在酝酿着重新崛起与复苏的可能。以上海近年来的一系列重大文化建设为例,在2012年,无论是从去年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等上海一系列重大文化建设的完成并交付使用,还是“西岸文化走廊”品牌工程正式启动;以及以龙美术馆为首的一系列私人美术馆的火热建设,一系列在上海的文化开放建设的大动作无不彰呈出近年来上海对于建立艺术展示、交易中心的努力与决心,也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目前来说大家都觉得香港很好,香港是个自由港往来方便,香港是展览、艺术文化的交易中心,这都是对的。但是香港最大的问题在于它很难承载中国的文化,因为它本身就有点英属地的感觉,如果完全依靠它的免税与自由港,我认为这种现象都是暂时的”泓盛拍卖董事长赵涌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表示。

  今年3月底,为艺术品保税仓储、物流等服务的“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正式投入试运营,这意味着国内首家艺术品保税服务平台出现。

  上海外高桥国际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谢洪武在接受雅昌艺术网专访时曾介绍说,“上海国际艺术品交易中心”将作为艺术品交易平台为海内外藏家、艺术机构、画廊、拍卖行等提供保税仓储、保税展示、保税交易、进出口代理等一揽子解决方案和服务。

  依托上海一系列文化建设的大背景下,解读此次佳士得的入沪策略或许则有了更为特殊的意义。“上海的大卖家并不缺,特别在北京和香港,都不乏上海藏家的身影。但是这一轮则有可能会让上海脱颖而出,因为从城市提供的综合服务能力看,上海相比北京的国际化程度更高,包括金融、保险、物流等系列配套服务,目前上海做的都比较扎实,上海在近年来在艺术开放政策上也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是成就中国艺术品交易中心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现在上海在艺术品保税的运作上,也比较领先,这为将来都做好了较好的基础” 徐子林表示。

  对此,赵涌在接受雅昌艺术网记者专访时认为:“上海由于特殊的情况比较落后了半拍,这个落后的原因并不是上海本身的资源或者是他的人才形成的,主要的是上海的积累没有朝这方面的发展,从拍卖行业来看,上海尽管很早发展,但中间有一些变故,没有形成一些规模,抢占市场的潮流,比较有些脱节。但从整体来说,上海在战略上或者长远上的发展潜力是非常大。不管是交易、展览也好,这种形式下为什么国际上的这几个巨头还是挖空心思想要进入上海?尤其这次佳士得战略性的在上海布局,我相信肯定不是简单的市场调查,而是经过长远的规划的。”

  “国际这两大拍卖业巨头反而看中内地市场,特别是上海,这就说明了他们其实也感到了一种危机感,实际上真正作为一个长三角地区,亚洲经济发展中心,我相信他们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所以有一个紧迫感来到上海”赵涌说。

    佳士得入沪,本土化风险与挑战

  上海固然是文化重镇,但是就艺术市场的表现还与北京向去甚远。何以佳士得会选择上海入驻呢?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季涛在接受雅昌艺术网记者采访时分析说:“我个人认为有几点理由:佳士得始进大陆,就是现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而后才在北京有办事处,上海办事处时间长、规模大,因此佳士得在上海的根基要比北京牢固不少。永乐拍卖在北京,永乐完全是复制了佳士得的运营模式。”

  谈及此次佳士得进军上海策略,身为上海本地拍卖行之一的泓盛拍卖董事长赵涌直言此举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作为一个呼吁者,我非常积极地支持国际性的拍卖公司能够进入上海,这对上海的蛋糕做大是有好处的。打个比方,就像现在国内的汽车市场,有国外车种的的进来的话,这对整块的平台是有好处的。”

  而本次佳士得将在2013年秋拍主推的现当代艺术和珠宝以及手表,是否也会对泓盛本身的当代艺术业务产生影响?赵涌表示,如果说影响也应该是积极的:“首先,佳士得能够做到这块业务,是因为他没有文物拍卖的资质,因为在中国拍卖有很多限制和一系列的条件,我相信佳士得进来以后还要很多熟悉这方面的条件的本地化的规则的时间。”

  “第二方面,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本身已经有资格,也有很好的板块,我们不会因为有任何的压力感觉市场份额被抢走,反而是有积极的作用。因为国际性的拍卖公司进入上海,虽然没有文物拍卖资质,但国外的客人也会注意到上海拍卖重要性,来到上海的同时也会关注我们,所以对我们来说是有加分的一个过程,也有助于扩大上海本地拍卖公司的影响力。”

  徐子林则认为,上海在前一阶段的艺术市场始终处于下风口,和北京相比悬殊太大,这次通过佳士得在上海落户,则有可能将上海推到艺术品交易的风口浪尖:“至少目前看来非常具有想象空间”。

  “佳士得此次特别和蘇富比北京有着重大区别,因为蘇富比北京还属于保税区概念,还无法完全参与内地市场的竞争。而上海的佳士得则完全不同,但是它也不会对上海本地拍卖行造成影响,首先目标的客户不同,其二是定位不同,其三是经营的内容有着较大的区别。它也不会分流掉本地拍卖行的客户,因为关键是,上海的本地拍卖行太弱小,甚至都无法、也没别要考虑佳士得的影响,他们要做的是如何形成自己的特色,做好中低端市场的业务,这块是未来重要的业务板块”徐子林向雅昌艺术网记者表示。

  而另一方面,国际性拍卖行的进驻又会给上海目前的拍卖行业带来哪些改变?

  对此,赵涌表示:“从某种角度来说,国际性的拍卖公司不会随便布局,他是在比较成功的基础上的进一步布局,那就说明上海的重要性,确实对他们来说是息息相关的。我相信国内的拍卖公司也会注意到这一点,在几年以后,一旦上海的重要性突出以后,这个上海的蛋糕会越来越大。这个基础上对人才的竞争在上海建立一个比较好的交易平台和人才的培养空间的积累,对上海整个发展会很好。”

  赵涌表示,这其实对上海本地拍卖行也是一次挑战和机遇。“挑战可能在于,一个是你的规范、透明、公平和行业和职业操守方面。我们可能比较本土化,很多公司对于国际性拍卖公司不了解,一旦国际性拍卖公司的进入,大家会看到我们的客户,很多的收藏家都会注意到,有什么样的专业水准与品质,这方面对于我们不足的也会提高与促进,不提高只能被淘汰。”

  此举对收藏家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见的,在赵涌看来:“对于收藏家来说,当然越多越好,流通性越好。拍品最怕的就是流通性差。如果一个拍品,只有一个场次交易,没有选择的话,你就会很被动。如果有很多平台可以来交易,对收藏家来说也是件好事。”

  然而佳士得进军上海的本土化进程或许也不可能顺风顺水。赵涌就直言:“它可能的面临问题会很多,甚至远远多于它来到上海的压力,也会远远会大于本土拍卖行的压力。”

  在他看来,佳士得要首先解决的是法律与文化差异的问题:“因为它是远途来,本地的环境、法律各方面都不熟悉。我相信佳士得团队在北京做过尝试,它主要的挑战一方面是来自于法律环境的不同,比如说德国体系、与日本体系,那么到了中国能否成功?另一方面,各种审批的要求与资格上的不同也会产生一种文化上的差异,文化上的差异也会给它带来很大挑战,中国文化历史深厚悠久,很难把中国文化跨越过去,在中国的土壤上做中国的交易就是对他的挑战,所以它会碰到很多的问题,看他接下来如何解决”赵涌表示。

  徐子林谈到,佳士得入沪将会遇到最大的阻碍是政策与关税的两大问题:“第一个是政策,什么时候能对外资的拍卖品种进一步放开,这个是时间问题”。

  “其二是所有拍卖行遇到的关键问题,就是税收问题,特别是关税为题。内地的税收是所有拍卖行的共同问题。但是关税就完全不同,假设关税进一步降低,对佳士得会更加有利,因为作为国际化的企业,关键在于整合他的国际化资源,关税降低以后,佳士得就可以整合他在国际上的买家和卖家资源,形成巨大的合力,这个才是未来竞争的核心部分。”

  “关税是近期阻碍佳士得快速发展的重要障碍。但这也是阻碍中国艺术品交易国际化的障碍,这是一把是双刃剑”徐子林表示。

   
上一篇:“衰年变法” 齐白石是如何成为第一流大画家的
下一篇:亚洲艺术市场:新加坡&香港,互补还是互斥?
阅读:2328 次 日期:2014/1/12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威海市逸云斋美术馆
地址:威海市统一路24号楼三楼 邮箱:whyiyun@163.com 电话:0631-5225676 手机:15606312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