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云斋美术馆 >> 信息咨询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艺市:进入准机构时代重量级藏家正走向台前
  作者:方翔
随着北京保利、北京匡时、香港佳士得拍卖行的2013年秋季艺术品相继落槌,秋拍市场逐渐进入尾声,近日申城的各大拍卖行的秋拍也在紧锣密鼓地举行。亿元天价的再次出现,使得整个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演“不差钱”行情。

  从最初由个人藏家主导市场,到以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成为重量级拍品的主要购买者,再到今年秋拍中,“准机构”发力,艺术品市场的走势更加受到关注。

  成交重现辉煌

  已经结束的拍卖行纷纷表示,绝大多数的成交情况大大超过了事前的预期。北京保利2013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总成交额达到了28.7亿元,同比增长两成多,环比也有所增长。整场拍卖共有1件作品成交价超过亿元,36件作品过千万。其中,黄胄《欢腾的草原》1.288亿元成交,刷新黄胄作品个人拍卖纪录,位列今年全球中国书画拍卖价格榜首,并成为国内秋拍唯一的过亿元拍品。

  北京匡时2013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以19.9亿元圆满收槌,其中过千万元的拍品有24件,并出现了10个白手套专场。“澄道”——中国书画夜场不负众望以4.15亿元的成交额成为本次秋拍的一大亮点,北宋刻本《礼部韵略》经二十余轮激烈的竞价后以2990万元成交,黄胄《巡逻图》拍出了4542.5万元的成绩。这个成交情况环比增长了五成多,而同比更是达到了一倍。

  而在稍早一些时候举行的香港佳士得2013年秋拍中,总成交超过了38亿港元,环比增长近两成,同比增长超过五成。“亚洲与二十世纪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以9.34亿港元成交,成为香港佳士得史上最高成交额的夜场。“中国古代及近现代书画”秋季拍卖共取得9.14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其中古代书画成交1.5亿港元,成交率为92%。曾梵志的《协和医院三联画》再次突破亿元。

  对于上海的拍卖行来说,在精品力作难以与北方抗衡的情况下,通过对于名家珍藏的挖掘,特别是经过专业化的整理以及编排之后,其附加值已经进一步体现出来。在上海工美的秋拍中特别推出的“海上收藏世家”专场,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海上收藏名家的珍藏,首次露面的谢稚柳《敦煌笔记》,估价为50万至80万元,成交价为175万元。

  荣宝斋(上海)秋拍推出的《书林撷英——中国书法五百年》专场,汇聚了明清、近现代及当代诸多名家书法精品,值得关注的是这次呈现的书法作品包括四十余件经著名藏家钱镜塘庋藏的书法对联,作品上皆有钱镜塘的鉴藏印,有的作品上还贴有钱镜塘的收藏标签和编号,最终的成交价都为估价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上海泓盛秋拍上,一件乾隆(款)鸳鸯水墨纸本从1.2万元起拍,最终成交价(含佣金)高达1023.5万元,创下当季成交价格和溢价最高的两项纪录,也是近年来书画拍卖市场上少有的超高溢价,而毛同强的当代艺术作品《地契》的成交价则均为552万元。

  当然,在整合行情走好的同时,市场也出现了一些令人想象不到的跌价情况,这也显示曾经的泡沫正在逐步的破灭。最为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北京保利秋拍《天马无疆-悲鸿神骏专场》中,徐悲鸿1943年创作的《五骏图》立轴以2530万元成交,这件作品在2010年秋拍时的成交价达到了2912万元,而到了2011年秋拍中更是以4600万元成交,此次的这个价格应该是挤掉泡沫之后的市场反映。

  “准机构”浮出水面

  综观今年秋拍,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许多重量级藏家从幕后走向台前。以往不愿意露面的藏家,在竞拍到精品不久,纷纷通过各种方式来透露自己的身份。就在黄胄的《欢腾的草原》以1.288亿元成交之后,神秘买家就浮出了水面——许健康掌舵的厦门宝龙集团。据透露,宝龙集团未来计划在上海开设一个私人美术馆,而这张作为国礼送给美国传奇富豪哈默、记录一段珍贵历史的黄胄最珍贵的力作将作为他们的镇馆之宝向公众展出。

  在苏富比北京拍卖会上,以8986万元拍下赵无极《抽象》的山西藏家张小军,在今年其他秋拍场次中也有斩获,他在北京保利推出方力钧的《1997.1》第二次拍卖时果断地举起号牌,以2875万元成功将这一作品揽入囊中。

  对资深藏家刘益谦和王薇夫妇来说,在今年秋拍中也有不错的“收成”。在北京保利的秋拍中,宋代马远的两幅画作《松崖观瀑图》和《高士携鹤图》不负众望,两件作品成交额达6555万元,成为本季全球中国古代书画拍卖成交额榜首,两件画作均被刘益谦收入囊中,刘益谦还拿下了乾隆帝《御临唐寅-文徵明兰亭书画合璧》,成交价为5462.5万元。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北京匡时秋拍中,4542.5万元成交的黄胄《巡逻图》以及1069.5万元成交的虚谷《花卉蔬果册》买家也为刘益谦。至于王薇此次的收获也颇丰,在香港佳士得的夜场中就拿下了常玉的《红衣女子》(5052万港元)和罗中立的《春蚕》(4940万港元)。特别是罗中立的《春蚕》是中国美术史上一件重量级作品,也符合了王薇一贯的收藏理念。

  之所以将这个藏家称为“准机构”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购买艺术品的标准,更多的是从自身美术馆的需求出发,这与普通个人藏家的偏好有着一定的差别,像今年刘益谦就为了龙美术馆浦西馆购置了多件宋代书画作品。而与机构投资者的多元化投资来分散投资风险不同,这些“准机构”的目标又非常明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准机构”的特点就是为了私人美术馆的发展方向而购买艺术珍品,他们的投资非常有目的性,而且不是以短期收益为目的。有时候或许少了他们的参与,许多艺术品的价格会出现大幅的波动,因此对于他们购买的艺术品,不能简单地从市场热点去分析。

  而对于拍卖行来说,其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介机构,而发挥出了一个收藏“准机构”的特点。帮卖家梳理收藏,并进而形成符合自身企业风格的专场,凸显其专业优势,这无疑将成为今后艺术品拍卖的一大趋势。

   
上一篇:私人收藏转公益:中国能否复制海外收藏机构模式
下一篇:蔡萌:机构收藏已成市场中坚力量
阅读:2238 次 日期:2014/1/12     
查看评论 】 【 收藏 】 【 打印 】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威海市逸云斋美术馆
地址:威海市统一路24号楼三楼 邮箱:whyiyun@163.com 电话:0631-5225676 手机:15606312822